蒙古本土0确诊病例 巫医:成吉思汗保护我们

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数已超过9百万人,而位在中国北方的蒙古成功守住防线,截至目前全国确诊数仅215例,也没有造成任何死亡,甚至也没有出现本土病例。除了自然环境与生活习惯造就的强大抵抗力之外,许多蒙古人也将防疫的功劳归在「成吉思汗」留给后代的韧性。

《南华早报》访问了蒙古的历史学家、僧侣和医生,他们都分别提到了成吉思汗对该国的影响。许多蒙古人将新冠病毒的低感染率归功于当地干净的空气、稳定且天然放牧的肉类饮食;还有游牧民族在剧烈温差下生存所培养出的抵抗力,但最重要的还是成吉思汗留给他们的韧性。

当地巫医Enkh-Ouyn Byambadorj表示,蒙古人的生活饮食都很简单,有蓝天、鲜肉和牛奶,没有其他国家所面临的压力和消费主义,还有一个因素是蒙古人习惯自力更生,「当成吉思汗出征时,我们没有政府可以依靠」、「当西方人遇到问题时,他们必须解决它,而蒙古人可以忍受,如果他们什么都没有,他们就什么都不会做」、「蒙古人不在乎问题,甚至生死对他们来说都无所谓。」

另一名巫医Ukhaanzaya Dorjnamnan认为,新冠病毒「不希望」伤害蒙古人,因为蒙古人住在更接近大自然的地方,而且这个地方受到成吉思汗的保护,「成吉思汗替我们选择了这块土地,因为它是一片很棒土地,他也承诺会保护我们。」

蒙古确诊人数仅215例,人民上街仍戴着口罩。(图/达志影像/美联社)

蒙古特别卫生顾问Chinburen Jigjidsuren表示,蒙古政府的沟通非常清晰,避免了恐慌,「我们到现在都还是像成吉思汗时代一样,从政府发出的讯息可以很迅速地传给偏远地区的牧民。」

Chinburen Jigjidsuren认为,所有防疫措施之所以有效,都是因为人们都听从了指示,「成吉思汗的军队纪律严明,这个基因可能流传到了现代,所以当政府清楚给予指示后,人们都会遵守。」

《成吉思汗与现代世界的形成》(Genghis Khan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)作者韦瑟福德(Jack Weatherford)提到,蒙古人的迁徙让他们与来自不同地区的数百万人接触,使他们碰过各类疾病,这是否让他们拥有更强的免疫力?

不过,Chinburen Jigjidsuren表示这并无科学根据,但这个说法确实很具吸引力,「支持『蒙古免疫理论』的一个数据观点是,有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的法国游客与近200名蒙古人接触,但是没有任何人受到感染,当然这也有可能是蒙古人都戴着口罩。」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